公益资讯
公益栏目
特别策划
互动社区
网站首页 >>民间公益机构更需要批判精神

民间公益机构更需要批判精神

2014-03-25 10:14:54 来源:公益慈善论坛 浏览:772
内容提要:有一些民间公益机构的朋友,对我上篇批判好人文化的小文,很不以为然。他们坚持认为:好人们的爱心,“正能量”是目前这个社会最缺少的,也应该是公益组织最需要弘扬的。


  ——兼答:我为什么批判好人文化?

  有一些民间公益机构的朋友,对我上篇批判好人文化的小文,很不以为然。他们坚持认为:好人们的爱心,“正能量”是目前这个社会最缺少的,也应该是公益组织最需要弘扬的。

  简单的澄清一下,我没有极端的说好人肯定不好(当然很多爆料那些好人和慈善家的背后故事,不在我们讨论的范围),我更不是说大家要去做坏人。我也不承认自己是坏人,除了老婆在谈恋爱的时候,经常嗲嗲的称呼我为“坏人”时,我坏坏地接受了以外。

  我估计大多数人和我一样,做不了好人,也做不成坏人。但都是偶尔做点好事,唯恐别人不知道,又做点坏事,生怕别人知道。如果一定要对照那些“好人”“榜样”“模范”的事迹来要求自己,我真的只能坦白:臣妾做不到啊!

  比照一个现象:很多人都没法接受,律师,特别是一些名律师,去为所谓的“坏人”辩护。这些“罪大恶极”的“坏人”就要接受人民的审判啊,怎么还有人愿意为他们说“好话”?撇开法律上的程序正义,正义需要被看见等等原则和理念,最需要澄清的就是,真的不能简单的定义什么好律师和坏律师。你可以说判断一个律师是否合格。如果他是按照职业规范在履行他的工作,就是一名合格的律师。

  所以对我们大多数世俗的人来说,我们无法简单的用“好人”或者“坏人”来标签化,我们只是一个人。如果足够自信的话,最多可以说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工民(此处有错别字,你懂得)。仅此而已。

  惊闻某地建立一个好人馆,据说是全国首创,用来宣传当地的好人和道德模范的榜样力量。但令人感到讽刺的是,当地有两个镇,一个闻名于铅电池生产,一个主打废旧塑料制品加工,而导致的污染问题,使这个地方忽然成为了媒体热点区域。更可笑的是,当百度搜索时,出现的竟然是当地政府建立循环经济绿色生态园的新闻。这样关切当地人子孙后代生存环境的事情,难道作为民间机构,也是一样来用好人文化来粉饰已经是千疮百孔的环境吗?真的靠所谓的“正能量”能中和这些负面消息吗,然后就真的“幸福”了?

  这几天又看了下当地的门户网站,说是要掀起“好人旋风”。我只想说,旋风如果太激烈,是容易让人晕的。

  撇开对好人文化的定义的分歧,其实民间公益机构最需要的是一些独立思考的尝试。或者说,如果多些批判精神,也许就不会有人这么执着地推崇好人了。凡事都要问问:这是真的吗?这样有用吗?还能有别的办法吗?应该是民间公益机构的思维模式。

  有一种说法,民间公益机构应该做政府和商业之外的补充,因为有很多事情他们做不好,或者不愿意做。笔者对这个想法有所保留:比如很多机构在做助学,就越来越感到民间的力量,其实和政府的救济力量比起来,要小很多。

  一个长期在本省做助学支教的公益机构伙伴感叹,其实她们每年募集来的爱心助学款,和政府发放的各种救济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数量等级上。现在被资助人的当地政府和学校已经看不上这些小额资助,甚至连被资助的家庭也远没有以前的热情了。她说,其实对那些特困家庭的孩子来说,如果帮助她们尽快申请下政府的各种低保救助,似乎是更靠谱的帮助。我也回应她,这本来就是政府的工作,民间机构做这样的事情只会很尴尬。

  所以回到民间机构的本身,到底有什么存在的价值?或者说为什么还有人愿意信任我们,即使你是民间自发组成的,很弱小,不一定专业,不一定有效。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其实是可以归结为应有的民间立场。

  一次参加一个民间公益机构的年会,一名机构负责人向街道社居委的领导汇报自己机构的情况,很正式的说:这其实也是志愿者用实际行动实现中国梦。我在鼓掌的时候,心想这样的机构完全可以华丽的把NGO的N给去掉了。

  也是在一次联谊会上,有一个民间机构的朋友,非常动情的说,其实我们民间公益机构更应该配合政府的工作,帮助政府去做更多正能量的事情。我随后也非常感动地把今年招考公务员的报名链接发给了他,并鼓励他:虽然你已经超过35岁了,但以你这样高的觉悟,一定可以破格录取的。

  最近在看张东荪的故事,据说他是在建国的政协会议选举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时,576名代表中唯一没有投毛泽东选票的人。他和他的家人的遭遇可以搜索到,只能说是那个时代中众多不幸的故事之一。

  同样让人唏嘘的还有陈寅恪。他们身上的批判精神,说到底就是一种寻根问底,求真求实的精神。不盲从,不崇拜,不轻信,不武断。背后是永远在追求独立精神和自由意志的动力。这就是民间公益组机构最应该保护的核心价值。

  很多朋友,包括身边的公益圈的伙伴经常说,想那么多干什么,说了又有什么用?我也知道说了没啥用处。我们很多人宁愿相信一种法:没办法!所以被陈丹青说中了,我们真的只有一种生存哲学:管他妈的,活下去要紧!

  面对那些悲观主义者,我们还是一起回顾一下《皇帝的新装》的故事吧。

  你会是那个小孩子嘛?那怕只是弱弱的问一句!

  后记:就在码字的时候,忽然一只鸽子闯进办公室的阳台,然后着急的飞不出去了。这样的小概率都能出现,让我惊喜。和这只惶恐的小鸽子一起合影一张,然后赶快放飞了。这样自由的状态的确是极好的。模仿莫西子诗的一句话:公益不可以不自在!

国大公益,温暖视界,打造中国权威公益媒体传播平台!长期关注各类公益新闻事件,媒体热线:18611582193,E-mail:zhao_kaiwei@126.com(赵凯伟) QQ/微信:931253412

【郑重声明】 国大公益网刊载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,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作为大家交流使用,不为其版权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。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拨打电话010-65664311。

联系邮箱:931253412@qq.com -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- 京ICP备09067550号 - Copyright 2019 - 版权所有 www.guodagongyi.com